三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三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6 02:22:1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有一些人会说,您提到要防止对美国误判,会有点软。您怎么看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交学院2014级外交学系学生倪朱仪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实是,中国的民意已经发生了变化,对美国的敌意在增强,我们能做些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刚才您提到中美保持经贸往来。但实际上,中国民众对美国的心态,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发生了变化,大家对美国可能有了更多排斥的心理。大家应该怎么来看美国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说,中国人戴口罩,既保护自己又保护别人,西方人是生病了才戴口罩。再比如,中国是大一统国家、大一统社会、大一统文化,集体主义思想深入人心。老百姓配合,“封城”容易到位。西方国家崇尚自由主义、个人主义,“封城”不容易到位。纽约很多人拿着枪去找州长要自由、要民主,特朗普还支持,说你们下一次选举把州长给选下去。为什么?因为这个州长是民主党的。这就是美国感染人数、死亡人数一直往上涨、下不来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之前在写文章时提到,自媒体时代的今天,外交人士面对公众声音,既要了解和尊重民意,又要不唯民意。很多人认为说得对,但也有一些批评的声音。不知道您有没有注意到这些批评的声音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招生简章虚假宣传,我不会参与的。”薛春艳说,她发现了学校的诸多问题,已经把举报材料交给了有关部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怎么来理解韬光养晦,它的定义变了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,不要断。第二个,我们还是要增信释疑,是一说一,是二说二。多讲有利于促进中美关系的话,少讲那些不利于中美关系的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交学院2011级英语系学生孟繁超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