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州彩票网-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贵州彩票网-推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9 07:30:0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黄国健(图源:香港电台网站)“我们撒谎,我们欺骗,我们偷窃”,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这句自我评价,恰恰也是阿德里安·曾兹一系列卑劣行径的最佳注解。近期,一名叫阿德里安·曾兹的“学者”不时上蹿下跳,不断臆造炮制“涉疆报告”,诋毁攻击中国治疆政策,企图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。阿德里安·曾兹是何许人?他又有何能耐被美西方奉为“研究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西藏和新疆地区政策的全球领先学者之一”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自诩称,这样的举措“之前从未有过”,不过根据《国会山报》报道,2010年奥巴马任内出台的《平价医疗法案》中,保险公司已被要求为既有病史者提供保险服务。该法案的核心之一,是要求保险公司对有既往病史者不能拒保或提高保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见风使舵的“学术”投机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是神学教授,理应有一颗恬淡宁静的心,孰料却热衷于博取虚名,从美西方反华逆流中嗅得出名捷径,醉心于沽名钓誉。当他看到美西方借西藏问题干涉我内政时,认为这是“出名”的良机,便炮制一系列涉藏文章,有意提供给美西方政客和主流媒体炒作以“扬名”。现在,美西方把矛头对准新疆,阿德里安·曾兹看到涉疆研究是提高知名度的又一支点,便旋即转向新疆,在毫无学术积累积淀的情况下,拼凑出系列粗制滥造的研究报告,博人眼球、哗众取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7日在美国新泽西州贝德明斯特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。图源:《国会山报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德里安·曾兹抱着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偏见和反华情结,什么无耻谎言都编得出来,什么肮脏勾当都干得出来。他的“上帝”就是美西方反华势力,他的“圣经”就是“以疆制华”的罪恶图谋。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学术骗子,是西方反华势力的走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德里安·曾兹,德国人,1974年生人,英文名Adrian Zenz,自取中文名“郑国恩”,曾供职于“德国科恩塔尔欧洲文化与神学学院”,2007年曾以游客身份赴新疆活动。自2016年底开始,此人在推特账号上不仅频频发表和转发涉疆言论,大肆歪曲污蔑中国政府治疆政策,还从2018年至今相继编造《“墨玉名单”:关于中国在新疆拘留行动的剖析》(简称《墨玉名单》)《绝育、强迫堕胎和强制性节育——中共镇压新疆维吾尔族出生的运动》(简称《强制节育》)等十余篇反华涉疆报告文章,抛出“百万维吾尔人被非法拘禁”“新疆对少数民族实行强迫劳动”“新疆对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采取强制性计划生育政策,抑制少数民族人口的增长”“灭绝少数民族文化”等危言耸听的谬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与“东突”分裂势力狼狈为奸。2018年9月中旬,阿德里安·曾兹和“世维会”主席多力坤·艾沙等人一起出席联合国第39届人权理事会议;2019年,阿德里安·曾兹与“美维协”头目库扎提·阿勒泰等人一起参加美国“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”组织的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听证会,并发表反华演讲;2020年2月,他又联合“维吾尔人权项目”骨干爱丽斯·安德森、吾买尔·卡那特、阿布都外力·阿尤甫等“东突”分子通过CNN公布所谓的《墨玉名单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叶刘淑仪认为,美国受到某些人士游说,“唱衰香港”,如彭定康、罗冠聪等人,尤其美国总统大选即将来临,有关人士在英美曝光,西方媒体会当成他们维护香港人权,结果最终扭曲真相。她相信,中央会有反制措施,但目前难以推测,她认为中美角力,美国视香港为棋子,通过打压香港以对中国施加压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位网友也表示,“感谢奥巴马10年前就做了这件事!!它叫做‘奥巴马医改’(即《平价医疗法案》)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在讲话中说,“在接下来的两周,我将推进一项重要的行政命令,(该政令)要求健康保险公司去覆盖所有有既有病史(的人群),”特朗普说,“这是个大事。我一直都强烈支持。我们必须覆盖(那些)有既有病史(的人群)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