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分28-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五分28-推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9 11:06:0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玉环出事后,宋小女终日以泪洗面,大嫂看她日渐消沉,便提议让她帮忙在街市上卖蔬菜。但没过几天,大嫂就察觉出不对了,宋小女每天卖菜挣回来的钱还抵不上她采购的成本。阿娣就陪着宋小女一起,她这才发现,宋小女仿佛魂被勾走一般,2元钱的蔬菜,顾客给10元,她倒过来给别人12元。她对宋小女说:“小女啊,你这样下去不行,你还有两个儿子要养,要不你出去打工吧,远离这个伤心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丧礼过后,宋小女又回到了深圳继续打工。临行前,张保仁默默地跟在她身后,这一次,他没有向之前那样大喊让母亲留下,他知道,无论他说什么,母亲还是会走。而在张家村里受到的欺辱,也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种下阴影:“好像感觉别人都排斥我一样,包括我妈妈我都感觉到好像是不要我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以前买3斤猪肉的钱,现在也就能买2斤多点。大概三个月前降到了约46元/公斤,这阵子又涨回到接近60元/公斤了。”孙静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写信?宋小女连自己的名字都写得歪七扭八,她只能按照拼音对着字典一个一个字地照抄下来,写了好几天,才完成了一封上访信,她拿着这封手写的信,复印了好几份,原始的底稿她小心地藏进衣柜底下,方便来日再次复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满脸堆笑飞奔着进村,但等来的却不是张玉环,而是她父亲的死讯。张保刚记得,母亲刚走进外公的灵堂就昏倒了,舅舅等人上去掐她的人中,都掐出血了,宋小女还是没醒。他们用“张玉环回家”骗她回家,但也没能让她见到父亲最后一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保刚说,回到妈妈身边后,他们的关系逐渐缓和,但他和哥哥因为读书不多,都很早就离家打工了。这也是宋小女最懊悔的事之一:保仁才念到初中,保刚则是小学都没毕业就辍学了,“早知道这样,应该早点把他们接到身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宋小女问:“张玉环你到底有没有杀人,如果是,你就告诉我,以后我死了,你没必要骗一个死人吧?”张玉环哭着说,他真的没有。那一瞬,宋小女忽然又不想死了。她觉得,自己受的苦和张玉环受的简直不值一提,“既然张玉环说他是清白的,我就要活着看到他出来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玉环回家第一天,宋小女因激动过度昏倒。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月4日晚间,躺在县人民医院的病床上,宋小女对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说,见到张玉环的那刻,她内心是悲喜交加的,喜的是他终于自由了,悲的是,“他人虽然出来,却仍是一无所有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背井离乡、寄居海岛数十载,曾经白皙的肌肤被海风吹得黝黑,身材也不似年轻时清瘦,不过,张玉环终究一眼就认出了她。重逢时刻到来前,她提前吞下了几颗两倍于平时剂量的降压药,却仍压制不了内心的激动,晕倒在了相聚的家门前。